<samp id="saaok"></samp>
<tr id="saaok"><xmp id="saaok">
<rt id="saaok"><wbr id="saaok"></wbr></rt>
<acronym id="saaok"><wbr id="saaok"></wbr></acronym>
2018-06-22 22:09:50[更新]

亞洲新人獎頒獎典禮“新”光閃耀 | 這些新人,就是中國電影的未來和希望

 
    6月22日晚,第2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頒獎典禮,在靜安區環上大影視園區的上海大寧劇院舉行。中國影片《未擇之路》獲最佳影片獎,日本女導演清原惟獲得最佳導演獎,菲律賓編劇希瑞•賽諾憑影片《翻譯的焦慮》獲得最佳編劇獎,中國演員丁溪鶴和伊朗女演員內嘉爾•莫加達姆分獲最佳男演員獎和最佳女演員獎,中國攝影師歐陽永鋒憑電影《淡藍琥珀》獲得最佳攝影獎。
 
現場圖1.jpg
 
    同時,金爵獎短片單元的最終結果也在當晚揭曉。俄羅斯動畫片《鳴叫,鳴叫》獲金爵獎最佳動畫短片獎,中國影片《載羊》獲得金爵獎最佳真人短片獎。頒獎典禮上新風拂面,亞洲新人獎評委和頒獎嘉賓紛紛回憶自己的新人經歷,年輕的獲獎者講述自己與電影結緣的故事,自始至終充滿盎然新意。
 
    近年來,上海國際電影節堅持“立足亞洲、關注華語、扶持新人”的辦節定位,不斷創新和完善新人新作培育機制,已經形成了新人新作的階梯式孵化體系,構筑了電影新人成長的四個臺階,即從金爵短片、電影項目創投、亞洲新人獎,再到金爵獎的聯動機制和全流程產業鏈支持。從短片單元開始發掘新人;通過電影項目創投幫助年輕電影人制作長片,為進入行業做好準備;亞新獎全面推薦、鼓勵、表彰年輕電影人,助推他們進入行業,完成更多的成熟作品;最終來到金爵獎主競賽單元的舞臺。其中,亞洲新人獎在這個體系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銜接作用,今年入圍亞新獎提名的《淡藍琥珀》《未擇之路》等,都擁有從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項目創投中脫穎而出的經歷。
 
獲獎嘉賓紛紛合影留念.jpg
獲獎嘉賓紛紛合影留念
 
    亞新獎評委會主席施南生說:“亞新獎的特色之一,就是六個獎項的所有提名人,所帶來的都是他們的第一或第二個作品。任何行業都必須要不停有新人加入,才會興旺。電影業的新人,就是電影的未來和希望。”她回顧了自己這一周以來的評委工作:“4天,看了15部電影,創下了在電影行業工作這么久以來的最高記錄,也受到了很多啟發。”

本屆亞新獎評委(由左到右):曾劍(中國)、宋佳(中國)、施南生(中國)、拉亞·馬丁(菲律賓)、趙德胤(緬甸).jpg
本屆亞新獎評委(由左到右):曾劍(中國)、宋佳(中國)、施南生(中國)、拉亞·馬丁(菲律賓)、趙德胤(緬甸)
 
    當晚的最大懸念——最佳影片獎,由亞新獎評委會主席施南生和知名導演寧浩共同頒出。13年前,寧浩的影片《綠草地》獲得第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受歡迎影片獎,他認為亞新獎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此番作為頒獎嘉賓重回亞新獎舞臺,寧浩笑稱自己“回老家了”,并再次肯定亞新獎對影壇做出的貢獻。
 
最佳影片獎由施南生與寧浩共同頒出.jpg
最佳影片獎由施南生與寧浩共同頒出
 
    在接過亞新獎最佳影片獎的獎杯之后,《未擇之路》導演唐高鵬代表劇組發表獲獎感言。除了向劇組同仁致謝外,他更表達了對電影的敬意。“電影的光一再照亮我,我會收集它,然后再把它反射出來,照亮相信并需要這樣的光的人。”
    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形象大使、演員、導演徐崢在講述中說:“‘新人’是每一個國家電影業‘希望’的代名詞。在電影的道路上,如果你覺得孤獨,那是因為你正在聚集力量;如果你覺得黑暗,那是因為你正在準備迎接光芒;如果你覺得迷茫,那是因為你正在思考這個時代的深刻與電影賦予你的理想;相信電影,它將用造夢時代和雕刻時間的巨大魔力,激活璀璨的煙花,照亮你回家的方向。”
 
亞洲新人獎形象大使、演員、導演徐崢.jpg
亞洲新人獎形象大使、演員、導演徐崢
 
    《縫紉機樂隊》導演大鵬回憶十年前以網絡記者的身份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到自導自演網絡短劇,再到初涉大銀幕執導《煎餅俠》,后來又有了《縫紉機樂隊》。他十分感慨,自己快四十歲了還可以以新人的姿態出現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新獎的舞臺上,“希望無論再過多少個十年,依然可以把每一部電影,都當成是自己的第一部電影。”
 
現場圖2.jpg
 
    著名演員涂們、郝蕾、陶虹、馬伊琍、宋佳、楊子姍等陸續登臺。楊子姍稱自己曾出演過好幾部年輕導演的作品,有的還是導演的處女作,“其實我們都是新人,也應該成為新人,因為只有初心不忘,方能青春永恒。”
 
 

指導單位: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上海市人民政府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1109號

河北11选5官网